杯苋属

白陌眼里都是懊恼和自责
更新时间:2019-08-27 13:56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大夫吓的往后躲:“姑娘,姑娘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实在禁不起了,我给你开了药方,你先去抓药可好?”

  她落地时,也用了巧劲,卸了一些下落的力道,虽然是重重落在地上,可不会伤筋动骨伤及心肺的。

  足足有半炷香的功夫,大夫才放开手,道:“病人受了轻微的内伤,暂时不宜多动,多休息几日,吃几副滋补的汤药,便会好了。”

  顾雅箬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,程骕急忙将痰盂拿过来,让她吐在了里面,反身把杯子和痰盂全部放下,急切的问:“好点了没?”

  程骕和白陌也同时落地,程骕弯腰就想要抱起她,浑身都在发抖:“小丫头,你怎么样?”

  感受到了她外泄的杀意,掌柜的吓坏了,苍白着脸求情:“姑娘、姑娘,想必他也不是故意的,手下留情,手下留情!”

  大夫是被月曦提着过来的,直接提到了顾雅箬的床前,还没站稳,便被催促:“快给我们姑娘看看。”

  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,摇了摇头,对着那学子,道:“你也太不小心了。”

  程骕把顾雅箬抱到她上次来住的屋子里,将她轻轻放下,扯过一边的棉被给她盖上,又去了桌边,手脚哆嗦的给她倒了一杯水,递到她嘴边:“大夫马上就到,你先漱漱口。”

  顾雅箬忽然怒了:“你还知道是来参加会试,你这般不爱惜自己身体,是想着在会试中晕倒吗?”

  程骕着急的说她,说完以后,跑去门边,扯着嗓子喊:“管家,大夫请来了没有?”

  阿良才回神,转身四肢并用的爬过来,惊慌失措,满眼泪水:“您怎么样,怎么样?”

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  白陌眼里都是懊恼和自责,他当时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,要不然姑娘也不会受了伤。

  陆猛和赵四两人留在外面,看守马车,看程骕急匆匆的抱着顾雅箬出来,想要询问发生了什么事,程骕的马车已经走起来了。

  “今日之事,事发突然,谁也没有料到,我之所以救你,是怕你伤了身体,无法参加会试。可你到好,竟然如此糟蹋自己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”

  那个小丫头没事还好,若是有事,免不了要找人算后账,到时他可得说的上来才行。

  程骕始终抱着顾雅箬,姿势一动不动,等马车倒了私宅门口,停下,抱着顾雅箬从上面下来,一边往院子里,一边扯着嗓子喊人:“管家!管家!”

  白陌说了一声,夺过陆猛手里的缰绳,边抽打马儿,边纵身跳上车辕,月曦坐在了另一边。

  “她刚吃了药睡下,还是别惊动她了。你也吓坏了,赶紧回院子里休息,还有两天就要会试了。”

  阿良好一会儿才跌跌撞撞走进来,虽然屋内烛光昏暗,顾雅箬却是一眼便看到了他膝盖上的尘土,脸色沉了下去。

  大夫这么长工夫才出来,白陌几人的心一直提着,看月曦出来,急切的问:“姑娘如何?”

  白陌则是纵身跃回楼梯上,把吓的没魂了的学子拎了下来,扔在顾雅箬身边,月曦的宝剑横在了他的颈边,神色凌厉,杀意外泄:“说,谁派你来的?”

  听到这熟悉的称呼,听到她有力的声音,程骕一直悬着的心,终于落了回去。伸出手,在她额头上轻触了一下,感觉没有发热,这才回答:“刚刚未时。”

  只有这样,他心里才会好受一点,别说是阿良,就是换作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,都会长跪不起的。

  大夫有些头昏目眩,站立不稳,伸出手扶住床框,连喘了几口大气,才好了一点,连忙放下医箱,拿出脉枕,给顾雅箬号脉。

  掌柜一边吩咐着,一边腿脚发软的从柜台后走出来。,驱赶着围过来看热闹的学子:“都离远一些,离远一些。”

  陆猛和赵四随后进来,骇了一跳,急忙走到白陌身
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