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交

穿过了淑琴刚刚被撑开的
更新时间:2019-08-12 01:37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两人舌吻良久,双方都感觉到对方的热情,舌头纠结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突然肖岳的手不再停留在淑琴的后背抚摸,而是渐渐的移动到了她的前面,偷偷的扣了上去。

  淑琴只觉得下身撕裂一般的疼痛袭来,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叫出,生怕打断哥哥的兴致,也怕惊醒楼下的父母,但是双手指甲已经深深地扣在哥哥的背后,嵌在肌肉中。心里想的却是:「好痛,是不是哥哥已经破开我的处女膜了呢?可是感觉才插了一点点啊,不会这么浅吧?」

  可是肖岳毕竟还是清醒的,才抱了一下,很快就反应过来,抬手就想要把淑琴推开。哪知道手刚刚抬起,淑琴就突然抬头,对着他的嘴唇,吻了下去,还生涩的把舌头伸到他的嘴里,笨拙的寻找着什么。

  曹操,字孟德,小名阿瞒。 他的父亲叫曹蒿,本夏候氏,后来被中常侍曹腾收做养子,所以才改姓曹。 有权谋,多机变。 []

  淑琴只觉得下身火辣辣的痛楚一阵紧似一阵,但是每次都在她疼痛到即将叫出,全省紧绷的时候熄灭下来。阴道里有个鼠标那么大的锥形的物体,后面带着一条稍不那么粗的滚烫肉棒,正在里面前前后后的出入。淑琴知道那个前面的就是龟头,后面的就是阴茎了。

  龟头很快深入,迅速越过刚刚的界限,顶在了淑琴的处女膜上面,稍作停留,就顶着处女膜往前深入。淑琴又觉得下身剧痛起来,心想,这次应该是真的破处了吧?

  两人同时到达高潮,就这样抱在一起。肖岳快感过后,有些愧疚,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淑琴看着哥哥,心里想的却是,这样应该就可以为哥哥怀孕了吧?

  经过这两夜的交欢,淑琴终于心满意足,不但把自己的身子完整的交给了哥哥,还体验到了也许以后也不会再遇上的快感。更重要的是,她是特地测了自己的排卵期去和哥哥做爱的,也如愿以偿的两次都被射满整个子宫。

  淑琴的阴道未曾开发,何等的狭窄!被阴茎这一推,顿时双方都感到不堪忍受。淑琴只觉得下身撕裂一般,她虽然已经做好向哥哥先生的准备,也自觉刚刚两人的挑逗已经把自己的身子做好了最佳的准备。可是万万想不到自己的阴道将要容纳的是怎样的一个巨型凶器啊!而肖岳却是被紧紧的夹住,感受到下身强烈的挤压,有一些疼痛,但是却是更多的快感,让他觉得如在云端下坠。又因为感受到阴道内传来的越来越大的阻力,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,便更加的奋力挺枪直捣黄龙。

  然后紧紧抱住妹妹,准备来个最后的冲刺。他也知道自己的阴茎似乎有点太大,给妹妹破身的时候可能会让她失态,所以反手在淑琴背后,把自己和妹妹尽力贴在一起,以免破身时的剧痛让妹妹挣扎过度。

  求你……每天都……干破我的小穴 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

  「我会的。」淑琴犹豫了一下,说,「哥,我知道这些年,你对我都很好,我很感激你。」

  哪怕是在茫茫十余年的上学过程中,中学自然不必说了,到了大学,她的成绩恰恰好上了本市的院校,毕业是作为一个女子,又未曾有过外出闯荡的想法。

  肖岳放开乳房,把妹妹的双腿分开,放在自己的肩膀上,然后附身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妹妹,湿漉漉的黏满淫液的手掌反扣住她的肩膀。再趴在妹妹的胸前,让自己的胸口挤压着妹妹的乳房。

  只是苦了他身下的女子,如在浪尖,如临深渊。快感袭来,如同飞跃浪尖,一层一层,舒爽酸麻,四肢百骸都觉得快乐无比。剧痛涌过,如同前临深渊,一波一波,撕扯破裂,下体痛处不堪。就这样的交织着感觉。

  就这样抽插了十几分钟,淑琴感觉下身麻麻酥酥的,已经不是那么疼了,就渐渐放松下来。肖岳看在眼里,知道妹妹的阴道前半部分已经被自己开发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就是那最后一击。就顺手把妹妹的下身抬起,拉过一个枕头垫在妹妹的屁股下面。

  爱情商业片?还是这一部好莱坞巨星动作片呢? 就在他要起身离开时,又看了女孩子一会儿女孩子一脸不解地望着他? 只 []

  肖岳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性交出血自然痊愈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月经失调是妇科常见的症状之一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